中国水泥网 - 水泥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行业动态 | 企业动态 | 行业报告 | 国际市场 | 建材股市 | 展会知识 | 项目动态 | 人物访谈 | 设备市场 | 展会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环保资讯 > 关停大限将至 杭南阳化工园变本加厉顶风排污

关停大限将至 杭南阳化工园变本加厉顶风排污

信息来源:shuini.biz  时间:2005-06-24  浏览次数:1552

  “在2007年年底之前,将该化工园内企业关停转迁完毕”。政府部门这一结论性的决定,使位于杭州萧山区的我省首家乡镇化工园区,因对周边环境污染严重,终于走向关停之路。
  日前,杭州市萧山区政府对辖区内南阳化工园的13家企业作出了限期治理的决定。
  6月15日下午,省市人大执法检查组来到萧山。萧山区政府向人大代表表达了坚决治理污染的决心:对违法排污企业,一次停电、二次停产、三次停业;今年内封掉所有沿江排污口……
  正当我们为污染钱塘江的罪魁祸首终于得到整治,浙江母亲河终于得到保护而额首相庆时,一股股带着浓重辛辣味的化工污水,竟然还在夜幕掩护下,肆无忌惮地排向钱塘江……
  6月20日深夜,本报记者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对南阳化工园区的排污杀了一个回马枪。
  深夜江上涌动褐色污流
  6月20日深夜,一轮圆月正上中天,月光清澈。我们的车子刚刚进入南阳化工园区,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
  化工园区道路两旁的工厂里,灯火通明、机器轰鸣。
  记者想起刚才坞里村村民韦东英打来的电话,“今天晚上他们又在偷排了,我在村子里就能闻到很重的辛辣臭气,我完全能想到现在钱塘江上一定又是污浪滔天的样子,我都已经看习惯了。”
  23点20分,村民韦东英领着我们赶到了钱塘江边7号坝。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辛辣味。韦东英说,“他们已经排过了,今天晚上有风,有点散了,不过你们闻闻,还有一股子辛辣的臭味,里面有氨。”
  光线很暗,但借着打火机微弱的火焰,我们还是看清楚了江水呈现的浓重褐色。坝上残留着污水过后的沉淀物,不是很厚,但湿漉漉的。坝沿上不时还翻起几个水泡,褐色的江水鼓着污水粘稠物,在翻涌。
  23点50分,微弱的月光下,顺着钱塘江江岸,我们来到3号坝前。韦东英指着正在排放的污水说:“这里排出来的是红的,那边就是黑的,是刚刚才排放的。”
  顺着韦东英手指方向,记者看到一股股夹杂着刺鼻酸臭味的黑水正从排污口翻滚上来,涌出江面,与先前放出的红色污水形成了一道明显分界线。
  韦东英告诉记者:“天一暗下来,这个排污口就放水,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才停,有黑色的、红色的,有时候是黄的、绿的。”
  这里的情景触目惊心。由于污水的侵蚀,排污口边的水泥墩柱都已坏掉,石坝边的钢筋也裸露在外,水泥、石头全部被氧化。
  韦东英说:“以前放污水后,鱼就在那边翻白肚,现在都没有了。”韦东英习惯性地举起随身携带的相机,拍下了眼前的一切。
  从造钱机器变成环境杀手 连投资商都不愿来了
  始建于1992年10月的南阳镇化工园,是全省第一个乡镇化工园,共有25家化工企业,目前年产值约10亿元左右,占南阳镇全年产值的1/5,吸纳了1100多名本地人员就业。
  南阳化工园附近,坐落着南阳镇坞里村、赭山街村两个村,北靠钱塘江,距离钱塘江最近处仅50米。赭山街村民董月华说,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起,村民就开始反映化工园的污染,要求治理。
  “南阳镇真正重视化工园的整治工作始于2001年。”南阳镇副镇长陆伟说,老百姓呼声越来越高,污染企业也影响了当地的招商引资,“化工园区改变了南阳落后的经济面貌,但现在也成了阻碍南阳经济结构升级发展的障碍。”他当年接待过几个准备来投资的台商,但台商看过化工园后取消了投资打算。
  2007年之前将被撤销
  2001年,南阳镇政府成立了环境整治领导小组。2003年,南阳镇党代会、人代会上又有代表提出要整治化工园。
  去年12月22日,萧山区政府下发文件,对南阳化工园内13家企业作出限期治理的决定,要求2005年6月30日之前实现达标排放。萧山区政府同时决定,今年内将化工园通向钱塘江的7个排污口全部封闭,并关闭阳城污水处理厂,今后,这些企业的污水将集中到日处理能力24万吨的萧山污水处理厂。
  实际上,就化工园的污染问题,省环保局已关注多时。去年12月3日,省环保局局长戴备军亲自到南阳调查,并与萧山区政府沟通。随后,中央有关领导的批示又通过省委办公厅转到省环保局。
  省环保局新闻发言人秦忠透露,省环保局到南阳化工园检查过多次,并发函要求关停化工园。
  知情者透露,萧山区也认识到钱塘江沿岸不宜发展化工企业,而撤销化工园是一劳永逸的办法。萧山区为此向上级打报告,要求撤销南阳化工园开发区。方案已得到省里肯定,杭州市也定出了2007年之前撤销的时间表。
  今年4月19日,杭州市常务副市长盛继芳召集相关人员,主要研究园区撤销后需解决的相关问题。”与会的南阳镇副镇长陆伟说,化工园的撤销,将大大减少对浙江母亲河钱塘江的污染。
  有企业最后关头顶风偷排
  萧山区已为治理污染付出了巨大代价。萧山区副区长朱党其说:“今年我们加大了包括南阳化工园在内的环境整治力度后,一些企业已停产。”
  朱党其说,今年一季度,萧山区的税收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个多亿,相当于去年的75%。“但我们还是要治理环境,这是涉及子孙后代的事情。”
  化工园区的撤销已经开始倒计时,但客观情况是,园内仍有企业向钱塘江排放污水,记者6月20日晚在钱塘江江堤看到的那一幕即为例证。对此,萧山区环保局副局长陈伟方的说法是:“一些企业在最后关头变本加厉排放。”
  美女坝成了“臭水坝”
  美女坝,钱塘江观潮胜地,每年8月中下旬,游人如潮。
  “但是自从有了化工园区,美女坝就成了臭水坝,只有每年观潮节前后,政府强制企业停产时,江水才能短暂变清。”韦东英的丈夫、南阳镇坞里村渔民邵关通说,“一到下半夜,他们就开始排放污水。”经常在江上打鱼的他已经熟悉了化工园的排污规律。
  邵关通叹了口气说,过去400多米的渔网撒下去,怎么也能捕上七八百斤鱼,多的能捕上千斤。
  捕鱼为生的邵关通已在钱塘江上生活了20多年。他回忆,以前的江水清澈,江里的鱼也很多。
  “现在不行了,江水浑了,钱塘江的特色鱼种‘鲥鱼’已经有七八年没见到了,就连经常能捕到的鲻鱼也几乎见不到了。”
  捕不到鱼,直接影响渔民收入,以前一个渔民年收入有四五万元,但现在平均一年只有一两万元。邵关通说,收入下降导致渔民纷纷改行,以前村里有20多个渔民,现在只剩四五人了。
  南阳化工园北临钱塘江,南边就是邵关通所在的坞里村,“到了夏天,晚上连窗户都不敢开,味道太难闻了。”
  邵关通说:“这里一切都变了模样。”他家用了多年的吃水井早已废弃不用,改用了自来水,但有时连自来水也会带颜色。1998年,村里水稻绝收,同时,死鱼、农作物烂根、饮水井出现异味……这些情况频频发生,引起农民上访。
  环境日益恶化,引起了各级环保部门的高度重视,国家环保总局领导很快作出了限期整治的重要批示。
  工业污水偷排为何屡禁不止
  1998年,南阳镇在化工园区投资兴建了阳城污水处理厂,但这并未彻底改变化工园企业向钱塘江和附近沟河排放超标污水的现状。
  化工园内部分企业污水交由污水厂处理,还有一些企业直接向钱塘江铺了排污管,目前化工园内共有6根通向钱塘江的排污管。这些排污管都在偷排超标准污水。
  “我们的执法车还没到,早就被他们望风的人看到了,人家不排了你还怎么查他?罚他?”萧山区环保局副局长陈伟方说,有的企业甚至望风都望到了环保局门口。
  “企业偷排污水的目的在于降低生产成本。”欣阳精细化工厂一工程师说,企业一天要产生800吨左右的污水,如果送到污水处理厂,每吨要交5元的处理费,一年就是150万元。偷排到钱塘江,就能大大降低成本,即使因偷排被查处,环保局一次最高只能罚3万元,即使每个月都被罚,全年罚金也远远低于污水处理费用。
  而企业污水不交由污水厂处理,又造成了污水处理厂的“大马拉小车”现象。按照萧山区环保局统计,阳城污水处理厂设计日处理污水能力为5000吨,但实际每天污水处理量还不到2000吨。
  除了企业,污水处理厂自身也涉嫌向钱塘江排放不达标的污水,萧山区环保局已接到多次举报。去年12月13日,省环保局到排污口取水监测,发现阳城污水处理厂排出的污水COD指标超过国家环保总局制定的排放标准12.5倍。
  “现在大部分化工企业对外宣称环保投入数百万至数千万元,在厂内兴建了各类环保设施,实际上却很少运营。”一位在某化工厂上班的村民说。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水泥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