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泥网 - 水泥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行业动态 | 企业动态 | 行业报告 | 国际市场 | 建材股市 | 展会知识 | 项目动态 | 人物访谈 | 设备市场 | 展会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环保资讯 > “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专家研讨会发言选

“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专家研讨会发言选

信息来源:shuini.biz  时间:2006-03-01  浏览次数:1431

  利用水泥窑处置废弃物行动迟缓进展慢
  蒋明麟:
  利用水泥窑处置废弃物在政府、水泥协会推动下,已开始启动,科技准备先走了一步。但行动相对迟缓。在2002年召开利用水泥窑处置废弃物研讨会,对这项工作有促进,但实际进展还是慢。主要问题有关部门重视不够,最重要在政府政策上;公众社会责任和参与;企业要有积极性,企业要有利润,不能去承担公共事业的义务。这三个方面缺一不可。对当前来说,主要是政府如何去推动。北京金隅集团、北京水泥厂利用水泥窑处置废弃物已有长时间工业实践并建有示范工程。上海也在做。各方面可根据工作实践,提出促进这项工作所需的政策、法规、标准。以企业为主的科研工作抓紧。三个方面力量协同,在还没有铺开时,行政手段很关键。水泥工业过去在人们印象中是污染和耗能工业。实际经过技术进步,水泥不是夕阳工业,而是很有前途的工业。
  什么是工作突破口,只有物资流与资金流同向才行。
  如要上海万安、北水从垃圾收集到烧全过程背,风险和责任很大。建废弃物预处理场是水泥厂烧垃圾的核心问题。
  垃圾烧水泥比垃圾发电好得多
  高长明:
  利用水泥窑燃烧垃圾在国内10多年前提过。水泥可持续发展表现在四零一负。过去了10多年,其它三个零有些进展,最没进展的是烧废料。在利用废污物代化石材料,从而达到零消耗上差得很远。北京、上海万安长期以来才烧了几千吨,与全国水泥产量相比,吨水泥上折零点零零几。现在金隅年烧1.7万吨,替代约10%。说到中国烧废弃物的水泥厂就这两个。从水泥工业讲一直很努力,也作了宣传,内部看法也一致。2002年高层知道了这事,工作逐步有进展。工作要有进展,政府起最主要的作用。水泥厂烧垃圾是有前瞻性的认识,要有相应的政策,更重要的要有投入。从欧美经验看,水泥厂没有去收垃圾的能力,这是社会公益。特别是启动时,要相当一大笔资金。这几年没看到有很大的动作。14日新华社电讯,国务院关于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强环境保护决定。决定提到了32个问题,其中有8个问题提到了垃圾废料处理。十一五及2011-2015年的7项环保重点任务,其中一项是废弃物处理资源化、无害化、燃烧发电。在10年内进行的8项环保工程中有废弃物处理。在10年后的环境保护目标中也有。但如建垃圾发电厂就要投资,而水泥厂烧垃圾比建垃圾发电厂要经济、安全、要好得多。垃圾转变为热能,再转变为电能,结果还有渣。水泥业内方面写了不少这方面的文章,但在业外可能不知道。可以建垃圾发电厂,但能将其中的一部分资金投到水泥厂则更好。垃圾发电厂有很费劲的飞灰处理。日本在这方面走错了一步。在80年代初,日本建了2000多个焚烧炉,减量了,但灰没法处理,又化力气搞生态水泥,到现在,一年不到50万吨,与年8000万吨水泥产量相比太少了。灰又作填埋处理。如放在水泥厂就没有这个问题。在焚烧炉中由于时间短,对二恶英、除硫除氮处理要化很大代价。在水泥窑中二恶英可完全分解。作为政府要高度认识这一问题,从而实施一系列经济政策。德国在上一世纪80年代初实施水泥厂每烧1千卡废弃物补1千卡煤,等于替补一半,等于水泥厂燃料为零成本。现在德国达到了45-50%替代率。在开始起步时,要给水泥企业相当的好处才行。在我国,水泥厂一烧废弃物,环保等部门都来了,不烧啥事没有。作为管理部门应监督管理,但一烧检查都来了,反而招来了事,对企业就可想而知了。启动资金要有政府承担,推动为什么慢,具体政策少,启动资金没有。从技术上看,有足够的技术储备。建议对大城市附近生产管理上好的水泥厂,国家和省要有相应的投资。建1个垃圾发电厂,可建水泥多个项目。垃圾烧水泥比垃圾发电好得多,但现在认识还不大够。现在应到水泥烧垃圾成熟期。作为北京水泥厂不应只是10%,要达到30-50%,才能被广泛承认,而不是零敲碎打。浙江新干线很多,省有经济实力。要争取政府在想到垃圾发电时能想到垃圾烧水泥熟料,就会有投资,就能争取到钱。选10个水泥厂,要钱,启动起来,在干中制订标准,政策完善。这么多年都没有动,现在要大动,从技术上一点风险也没有。还是需政府下决心。
  水处理厂的淤泥可以替代一部分原料,水泥厂可以争取。
  要使垃圾形成产业,单靠人大、政府不行,要全社会共同推进
  崔源声:
  为什么2002年利用水泥窑处置废弃物研讨会后各方反映冷淡。温总理批示后,去年科技部才下了课题费120万。这需科研、情报、标准体系支撑。国外这项工作开展20多年来,也不是什么垃圾都可烧。北京水泥厂现在只是烧危险废弃物。在废弃物中,工业、建筑、生活废弃物各占1/3。在丹麦垃圾利用达90%。谁倾倒垃圾谁交钱。在10年中交费标准提高了9倍,从5欧元提高到55欧元。谁也不敢倒垃圾。去年财政部、发改委完成循环经济——利用废弃物的课题。也是说得多,没有什么行动。过去对工业垃圾用得多,建筑垃圾没用,生活垃圾基本没用。要将垃圾重新变为资源、产品,但没明确的法规。全社会垃圾没有分解,没有稳定物流,如何烧。北京水泥厂烧的危险废弃物是实在没有办法扔才烧的。北京7000个垃圾山围城,要使垃圾形成产业,单靠人大、政府不行,要全社会共同推进。法不立,倾倒垃圾没人管,水泥厂烧什么。这方面说得很全面的书已有好几本,专家讨论怎么烧,作用不大。北京办奥运,污水处理后的污泥3000吨,是可以作金隅北水的原料,但要政策配套才行。
  为水泥厂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觉悟所佩服
  刘明:
  从国家、政府来说,一直在推动废弃物利用,但也真难。确实要为水泥厂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觉悟所佩服。2002年正值非典期,到广州,广州水泥厂的老总对利用水泥窑烧废弃物也到了痴迷的程度。利用水泥窑烧牛仔裤磨后的废渣,省也为此召开过座谈会,认为是好事。政府出资没问题,问题在于垃圾预处理不好,后道就没法烧。北京红树林烧的是危险废弃物,与生活垃圾不是一个概念。之前刚到上海考察。美商在上海、呼和浩特、大庆和抚顺搞了4条1000吨生活垃圾处理线,1条需2.3亿元。从垃圾袋破袋到分类,把塑料、废砖、玻璃等全分出,余下堆肥,臭水撒上发酵。过筛后约20-30%筛选物送水泥厂。有机肥用于绿化或苗莆。上海真正无害化处理也仅10%。钱不是问题,现有国债可支持。关键是模式,第一条线谁做,怎么做,从什么地方下手。现在是最佳机会期,从哪儿突破,第一个示范工厂出来,从技术上讲没有问题。
  金隅下决心把利用水泥窑处理废弃物作为一个产业来做
  岳邦仁:
  北京水泥厂从1999年开始处理工业废弃物,之后处理电子废弃物。前年,国家要求每省市建立危险废弃物处理中心,北京的中心由金隅承担。1999年北水处理工业固体、液体废弃物,年小于1万吨。之前以北工大的科研为基础,市科技给予资助。年处理1万吨满足不了要求,金隅下决心把利用水泥窑处理废弃物作为一个产业来做,自筹2亿多,去年上半年完成了第二条处置线建设,去年处理了近17000吨危险废弃物,能力为10万吨,市年约产生8.5万吨,完全可承担北京市医疗、放射性垃圾处理。可以说,北水已具备除了处理生活垃圾外的处置废弃物的基础条件。处置废弃物需要有以下工作:
  1、社会认识。事情初始有先知先觉的人呼吁,逐步上升到社会的认同,政府立法,基本完成认识;
  2、收集垃圾。首先是繁重的收集垃圾,第二步是预处理,第三步是最终处置——在企业中完成。这三步工作中政府起主导作用。收集垃圾的主体是企业。缺一不可。
  作为政府的工作很多,有堵,法规方式,不能以原来方式扔东西;引,引导往何处扔;监,全过程监督。作为处置垃圾企业要有社会责任感。要保证安全性,要保证处置环境内外、运输、储存、处置过程及产品的安全性;要有科学性,不是简单的废弃物烧了就完?,而是清楚去哪儿了,成了什么东西,长期对社会有否危险性;要有经济性,企业不能赔本,也不能形成暴利,在运行中可能亏损时,政府采取什么政策或措施给予弥补。
  废弃物处置产业与一般产业的区别是废弃物是源,区域性强,本身不能长途运输。在一个城市中还可能分南北。技术的公开性和专业性强。是系统工程,不是一点突破即成,系统的产业链长,监督期长,环节多,一个环节不行会导致整个失败。
  怎么做,到实施阶段有2个条件,一是垃圾源多了,二是社会要求严格了。如北京去年提出,化工厂迁后几十年的底土,只能规定送烧。
  处置废弃物如要全面系统一个一个环节做,则实施困难。金隅是一下子跨越,自己做,自己进行垃圾预处理,而不是等系统出来,等的时间太长。北水先跳过处理垃圾点,出发点是能早点多处理1吨,就可1减少吨垃圾对社会的危害。
  北水目标废弃物的处理量能达到替代燃料50%,替代原料50%,在熟料中占重量5%。工作的关键在垃圾收集。北水具备10万吨无害化处理能力要宣传,但收1吨垃圾要产生垃圾企业交钱,则难。如收垃圾不收钱,则政府要给钱。
  北京提出二大块垃圾处理,污水处理后淤泥和生活垃圾。北水回避了生活垃圾进水泥厂,主要是味太大,要求生活垃圾有专门预处理场所。
  处置废弃物的企业运行难
  李衍:
  现生活垃圾处理实际情况是,德国公司出资5000万,在丰台建垃圾处理场,垃圾筛选物以大包装1-1.5吨密封式,送北水烧,北水付运费。热值在吨14000千焦。
  当前处理废弃物有以下工作要做:
  1、制订法规,监督工矿企业危险废弃物有偿处置。现应送废弃物的有358家企业。多数合资企业送废弃物,在费用上只给北水几百元所谓意思。308家还是传统焚烧、填埋,甚至卖给小贩。北京年14万吨危险废弃物,北水年处理10万吨示范线只能收到2万吨,投资难回收。
  2、合理定价,税收减免。没有规定收费依据,影响企业收费,要有指导价。在税收方面应减免。企业盈亏平衡点为6万吨,现只收到2万吨,政府应减免税或给予政策补贴。
  3、水泥焚烧物标准。由于在标准中的一句不宜烧含有重金属的废弃物,企业在2005年核许可证时,9类重金属全废。应该要有个指标范围。
  处置生活垃圾复杂难度大
  王汉臣:
  大家对城市垃圾感兴趣,但处置生活垃圾的复杂性、难度比处置工业废弃物大得多。
  命题称利用比处置意义更大。处置仅处理无害化问题。利用问题上的障碍在认识、技术、政策、市场。核心是政策,政策中关键在经济政策。解决淤泥中80%水份,谁承担支付挤出水份消耗支出,循环经济还只停留在文件上,粉煤灰、矸石利用达30%免增值税。对建筑渣解决不了。实施中经济性回避不了。企业利润从哪里来。向上要政策,要什么政策,要提出清单。
  豪西盟在全球年处理500万吨废弃物
  王焕忠:
  豪西盟对处置废弃物有指导原则,有目录、废物清单,水泥厂可依此操作。据了解拉法法从废物处理公司来料,这样可避免前道工序和不整洁对公司形象的影响。豪西盟则从收集垃圾到预处理,这样利润空间大,价值链控制在自己手。豪华在70多个国家有水泥企业,在36个国家中有废弃物处理,其中有17个垃圾预处理站。每年可处理500万吨废弃物。有1000多就业岗位。豪西盟在比利时有将生活污泥直接从窑头打入窑的燃烧技术。烧工业浓废水利润最高,其中含有10%有机成份。豪西盟对烧动物脂肪有专门配方。在阿塞拜疆有烧石油污泥处理装置。烧废弃物要羸利,水泥是中间一个环节。提供烧废弃物服务就要收要钱。提供烧1吨电子垃圾服务费1000美元。70年代在瑞士的水泥厂矿石在47米深水下,生产成本高。通过使用替代燃料,1吨塑料替代1.5吨煤,去除在技术、安全、环保上费用支出,总体反而能赚钱。
  豪西盟处置废弃物作为一项事业,是为客户提供商业服务,是说服客户给我们处理付钱最合算,达到双赢。不过现在中国扔垃圾没有成本,实现不了商业服务。国外化钱买废弃物,比买煤便宜。豪西盟有案例,可提供有关依据。
  垃圾处理实行特许经营市场化运作,水泥企业可以参与投标
  李立新:
  在北京有垃圾预处理、转运、堆肥厂设施,在生活垃圾处理方面有基础。北京市对垃圾处理实行特许经营市场化运作,政府给补贴。这一做法已成功,水泥企业可以参与投标。垃圾处理不是政府做的事。水泥行业应与建设主管部门协调。环保部门对固体废弃物比较关注,非典后,对危险废弃物更为关注,也急需危险废弃物处理再利用技术。北京对废弃物处理的认识较早,也支持。收费市场化年处理危险废弃物1万吨。目前环保部门对有些技术看到示范或听到成功还没有。4座垃圾处理大窑有5万吨飞灰能否利用。对危险废弃物处置是强制行为,收费处置。对生活垃圾能否也做到,心中没底,能做的话,也会是件很辣手的事。对生活水处理污泥应由排水集团与金隅集团共同研究处理。涉及经济问题,收费要互惠互利。如超过排水集团自行处置费用,那不会给你处置,收费也持续不下去。至少目前还没有看到哪一个工厂,哪一份报告是可信的。只有基础数据资料,才能产生依据,进而产生政策。从污泥厂收的费用支付不了淤泥中80%水份排除的费用。建议,1、开展处置废弃物从工业废弃物开始。生活垃圾分类讨论了10多年,还没做起来,困难。2、费用与收费一定是互惠互利。体现在水泥方面,优势是可节约一部分能源,没有二次污染。对不属于危险废弃物,收费要合理。如汽车废油年有2万吨,你要收费100元处理,则不给你了,卖都可卖200元。如何监督。只有政府与市场结合,事情才能做成。
  政府制订政策肯定要滞后于社会
  曹宝山:
  北京市年产生危险废弃物13万吨,现唯一一家进行处理的量还远远达不到。二期投产后,处置量如何组织货源,要作踏实工作。红树林、金隅要多做工作。可采取两条腿走路,对危险废弃物处理工作做好做足。对溶剂、废油在技术上研究。红树林是以处置危险废弃物起家的,是重中之重。一般废弃物可研究水泥窑处理污泥。至于生活垃圾难度大,就垃圾分类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从扔的时候就分解,在我国差距大。虽也可开展,但立足点目前应在危险废弃物处置,在这前提下,开展一般废弃物替代燃料、原料。污泥还没有合适方式处置,填埋场不收,把80%水挤出去排水集团投入会相当大。政府制订政策肯定要滞后于社会。要政府出政策,污泥由水泥烧,要长时间做工作,要做出成绩。北京一年有70-80万吨污泥,大有前途,可以说烧都烧不过来。如由水泥厂烧,经济上不能承受有多少,谁来承受。我们协助金隅作好工作。如能烧污泥,其作用不下于焚烧垃圾。对红树林则要技术探讨,对以后焚烧后的飞灰5万吨能否由水泥消纳,而不是用水泥固化后填埋处理。在管理上要提高层次。
  塑料替代燃料,有一些不能烧。含氯塑料的氯如何处理,处理的投入问题,如氯分离后能固定在空格中是可以的。
  对水泥窑也不是什么废弃物都可处理
  崔素萍:
  北工大一直与北水合作。由于在讨论清洁规范时一句不适宜烧含有重金属的废弃物,关住了水泥窑烧含有重金属的废弃物。我们在试验时很重视,对含重金属的废弃物烧时,排出多少,多少不能固化在熟料中,成品二次溶出等都进行了测定。不是能不能烧,而是规定含量规范。标准与规范制订结合在示范性或开发性研究中较好。已试验结果表明,有些适合,能固化,有些不能固化,如汞。铅有限量问题,量大要作专题研究。对水泥窑也不是什么废弃物都可处理。如电子废弃物可用其他技术分离比在水泥窑中烧的价值更大。在欧、日本规定了在混凝土中重金属不能超量。污泥进窑不是技术性问题,昆明滇池淤泥就烧过。在废弃物处置上,科学性很重要,但对经济性没有作太大重视。循环经济研究院对技术、经济上行业联系也进行过研究,如建水泥厂不建垃圾发电厂问题,中科院研究垃圾发电后飞灰渣由水泥厂处理问题。这些都可结合,不存在行业排斥。
  在处置工业废弃物方面已有成熟技术可供选择
  胡之娟:
  天津水泥院在八年前就研究如何处置污泥、飞灰。在处置工业废弃物方面已有成熟技术可供选择。从量上,年3000吨、10万吨。从燃烧上,可燃或不可燃的。从状态上,固体、半固体、液体。从投入点上,分解炉、窑头,其出发点是处置效果最大化。生活垃圾处置不应完全放在水泥厂,因为在水泥厂处置生活垃圾不是最经济的做法。垃圾经预处理后,干化分选,燃烧废气发电,渣可作水泥混合材,形成闭路循环系统。在污泥方面,在上海金山水泥厂含水75%和30%的都烧过。飞灰正在作中试,进行环境与产品质量的研究。制订废弃物处置准入制度,技术导则,修改相关标准,环境标准,利用废弃物的产品质量标准,水泥窑利用废弃物限量标准,水泥产品中有害元素含量标准等。
  拉法基2010年利用废弃物替代能源计划达到30%
  汪祥高:
  拉法基公司在上一世纪80年代做废弃物利用工作。现在,公司在全球的企业中,利用废弃物替代能源达到了10%,目标在2010年达到30%。替代原料后使生产水泥成本也有所降低。2004年拉法基在全球利用废弃物替代能源价值达到7000万美元。替代原料使吨水泥降低成本0.5美元。公司在日本、欧洲、拉美、本土法国在利用废弃物方面有所不同,但已形成一整套废弃物利用的设备选型、工艺的成熟方案。
  建议由中国水泥协会牵头制订废弃物利用指导准则,内容有:
  1、?水泥厂利用废弃物的选择;
  2、?废弃物在水泥厂如何处理,不同废弃物在不同工艺点加入;
  3、?废弃物处理过程中,政府环保部门扮演的角色。
  社会对可通过水泥窑来处置废弃物有误解和不理解
  胡中甲:
  在废弃物利用上需各方统一认识,政府各部门认识水平都有那么高?由协会牵头,呼吁各方支持是有必要的。
  1、从政府各部门、北京各单位、北京市民来看,对垃圾处理已经到了非常高的位置认识,还不一定。表现在,有认为水泥是高能耗、高污染的工业,对可通过水泥窑来处置废弃物有误解和不理解。对废弃物不处理会对子孙后代及地球造成的危害也并不认识。对水泥行业大力宣传处置废弃物是新型干法工艺的优势认识不到。在利用废弃物上要有领头的企业,做试验,作出牺牲。金隅把利用废弃物看作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是产业。要多作宣传。建议可作为国家在利用废弃物工作上的北京基地。
  2、政策上要体现确实支持。在税收上、产生废弃物单位交钱上、财政补贴上都要有政策。
  3、国家各部门对北京基地给予支持,可把利用废弃物工作推进到更高程度。
  现在是推动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的最佳时机
  曾学敏:
  通过专家研讨,对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认识是:
  1、?现在是推动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的最佳时机;
  2、?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在技术上是成熟的;
  3、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工作要务实,从能做的开始,从固体废弃物、二次处理飞灰开始,不要大而全的铺开;
  4、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要制订相应导则、规范、标准。水泥窑能处置什么废弃物、选择处置废弃物水泥企业的评价标准、水泥企业处置废弃物导则;
  5、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需要各级政府部门出台支持的政策;
  6、建立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废弃物示范基地可对处置废弃物起到推动作用。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水泥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