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泥网 - 水泥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行业动态 | 企业动态 | 行业报告 | 国际市场 | 建材股市 | 展会知识 | 项目动态 | 人物访谈 | 设备市场 | 展会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能源新闻 > 发改委电煤“限价令”或难实施

发改委电煤“限价令”或难实施

信息来源:shuini.biz  时间:2008-06-26  浏览次数:1422

  虽然上周四国家发改委对电煤出矿价进行了临时性价格干预,但是,中转地秦皇岛等地的煤炭市场价格还是创出了连续七周新高,广州港煤价更是接近国际煤价。对此,上海证券报记者经多方调研后发现,国内煤炭供需偏紧的现状并无实质性改观,短期内煤价仍存在上涨压力,国内煤炭现货交易价将与国际煤炭价格持平甚至反超的趋势非常明显。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在通货膨胀以及电力供应的压力之下,政府已经对煤价进行了干预性调控,但是,调控政策的落实,可能遭遇“打折”的尴尬。
  秦皇岛煤价屡创新高
  就在本周一,“山西大同优混煤平仓价又上涨了50元/吨,最高达到930元/吨。”山西某煤炭公司老板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事实上,这已是煤炭价格连续七周上涨并一路创出新高。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煤炭中转地秦皇岛煤炭价格上涨并创出新高始于5月12日,此后每周一涨并屡创新高。根据煤炭市场网的统计,当日秦皇岛大同优混平仓价报于670至690元/吨、山西优混625至645元/吨、普通混煤415至425元/吨、山西大混545至555元/吨、普通混煤480至495元/吨。
  而截至本周一,秦皇岛煤炭价格又普涨了50元/吨左右,上述煤种平仓价格分别报收于910至930元/吨、850至870元/吨、570至590元/吨、765至785元/吨、660至680元/吨。
  就在上周四,国家发改委发文要求,自2008年6月20起至2008年12月31日,对全国发电用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干预期间全国煤炭发电用煤的出矿价一律不得超过2008年6月19日实际结算价格。
  “通过上述5、6月报价数据计算,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内,秦皇岛煤炭价格已经上涨了34.8%。”山西证券煤炭研究员张红兵向上海证券报表示,事实上,今年以来煤炭价格的加速上涨,大大超出年初业内人士的意料。
  “本轮煤炭价格上涨始于2007年7月份,当时煤炭供应趋紧,6000大卡山西优混煤从每吨490元至500元一路小步上扬。”一位煤炭企业老总告诉记者,由此2008年煤炭订货会上电企几乎没有太多坚持,长协电煤轻易获得平均10%的涨幅。
  紧接着,2008年1、2月份,南方雪灾,电煤供应更紧,动力煤市场价普遍每吨涨了100元。发热量6000大卡山西优混从每吨550元左右涨到655元至670元。3月,进入电煤淡季,电煤每吨价格下调5至10元。但是,仅仅20天后,电煤价格出现淡季上扬。电煤价格6个月内涨了近70%,使得市场交易价与长协合同价差距越拉越大。
  国内煤价逼近国际水平
  “我个人认为,当国内煤价与国际煤价接轨后,可能才算是涨到位。”山西某煤炭公司老板分析认为。
  根据环球煤炭电子平台 NEWC公布的指数,从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口发运的电煤价格在6月20日虽然也创出新高,达到了162.66美元/吨,较此前新高159.10美元/吨上涨了3.56美元,但其涨幅明显小于国内。若按1:6.87汇率折算,国际煤价约在1117元/吨左右。
  记者注意到,就在煤价上涨之际,国内沿海运费也在增长,这使得国内部分地区的煤价已接近国际煤价。
  记者从上海航运交易所、广东煤炭运销协会了解到,6月初秦皇岛-广州平均运费为160元/吨、秦皇岛-上海平均运费为125元/吨。“虽然在6月11日大部分沿海煤炭运输航线运价出现回落,,但仍是高位运行。”一位业内人士说。
  即使按最近回落后的运费价格计算,“广州港的煤炭价格到港价也达到1080元/吨左右,已经接近国际煤价。”广东煤炭运销协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而据华南煤炭交易中心给出的广州港内贸煤炭交易指导价,其中内蒙块煤达1356元/吨,实际上已经反超国际煤价。
  但是,“国际煤价加上运费,还是要高一些,大约每吨至少在10美元。”平安证券煤炭研究员陈亮说。另据了解,本周国际煤价又有所上涨,已达167美元/吨左右。
  山西坑口价“零增长”
  “煤炭企业都说自己的坑口价没怎么涨,而从数据来看似乎真是如此。”一位刚刚从山西回来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对此,记者查找煤炭交易网的数据进行抽样分析后,得出了与上述情况一致的结论,即4、5月份山西部分地区煤炭坑口价几近“零增长”。
  以山西为例,记者抽样调查了4月初至5月底四处煤炭报价。其中,太原清徐660元/吨;晋中左权县700至1270元/吨;晋中灵石县1103.49元/吨;长治780元/吨。
  除晋中灵石县价格略有上涨外,上述其他三地煤炭报价均是“原地踏步”。这一现象与中转地煤价快速上涨形成显明反差。
  由此引发出一个现象,即坑口价与中转价之差。而事实上,坑口价与中转价之间看上去很大的利差,对于门外人而言,却难于染指。“现在不好弄,我们自己都不敢下手。”当记者以生意人身份与多位山西煤炭商及运销商私聊时,他们均表示目前贩煤无利可图。
  电力企业一位人士透露,表面上坑口价没上涨,实际上运输环节上的代办费近两个月涨了200元/吨左右,“这些都导致中转地煤价持续上涨。”
  对此,另一位山西煤炭贸易商表示,虽然目前煤价涨得已经很高了,但煤还是不够,运力也不足,价格还得涨。据其透露,他直接和煤企有关联,大家都知道市场煤价多少,说涨就涨。
  该贸易商的话恰恰反映出目前市场的特征,即在煤炭供需矛盾的局面下,煤炭供应方在控制着价格,无论是坑口价,还是代办费,煤价上涨的差价都留在了这些环节之中。
  而日前国家发改委出台的干预政策仅仅是对煤炭企业的出矿价做了限制,其他环节并没有进行干预,这就导致煤炭现货市场交易价格还会“随心所欲”,且电厂计划量外需求仍会刺激煤价上涨。
  由此可见,秦皇岛等中转地的煤炭价格,是真正反映煤炭市场状况的指标。相反,坑口价的涨幅并不是市场真实情况的坐标,其变动对于分析整个煤炭市场价值有限。
  供需偏紧现状短期难改
  “事实上,国际煤价仅是参照价,中国国内煤价主要取决于国内煤炭需求。” 民族证券煤炭研究员李晶向上海证券报表示,短期内国内煤炭供需关系很难改变,并且夏季煤炭需求高峰期还没有体现出来,因此,即使国内煤价与国际煤价拉平,也并不意味着见顶。
  “现在都在保电煤,计划不好做。”某山西贸易商告诉记者。记者从山西等煤炭市场了解到,目前整个煤炭市场供应的确非常紧张,一般的煤炭交易难于实现。
  “政府对电煤价格临时性干预表明此前缓解供应紧张的政策已失效,也表明中国煤炭供应紧张的局面短期内难以缓解。”东方证券煤炭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帅说。
  他进一步指出,目前秦皇岛等中转地煤炭市场价格增长很快,虽然预期未来其涨幅会减缓,但国内煤价反超国际煤价的可能性非常大。
  王帅还认为,受国际原油价格上涨,越南、印尼、南非等国煤炭出口减少等因素影响,全球煤炭供需形势紧张,国际煤价受国内煤价上涨的“暗作用”,可能继续上涨。
  “去年上半年,国内煤价曾高于国际煤价,因此,认为国内煤价与国际煤价接轨后价格才涨到位的分析站不住脚。”煤炭业资深专家李朝林也表示,就目前情况来看,国内煤价反超国际煤价可能性很大。
  记者在调查采访中获悉,就在6月中旬,在广东省海上南北航线煤炭运输工作座谈会上,广东省煤炭行业专家分析指出,下半年煤炭价格将维持高位,部分品种尤其是优质动力煤、无烟煤,价格将继续走高。同时,广东的进口煤数量将有所下降,预计全年减少600万吨,这也将刺激需求,推高国内煤炭价格。
  防止价格干预作用打折
  虽然在通货膨胀以及电力供应的压力下,政府近日上调油价、电价,并限制煤价,但是,对于煤价的调控政策落实却可能打折扣。
  “在通胀压力很大的情况下,政府采用上述非常手段是可以理解的,长远来看,也利于理顺能源价格。”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但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价格干预未能完全抑制市场上煤价的上涨。相反,煤炭市场交易价涨幅更猛。
  对此,山西证券煤炭研究员张红兵向上海证券报表示,小煤矿分散、数量众多,煤炭出矿价与电厂之间环节等因素都会使干预政策打折扣。
  “煤炭市场已经放开,价格是管不住的。”某国企煤炭企业负责人私下向记者表示,国内煤炭央企主要就是中煤和神华,其产量只占全国的15%,对全国价格的影响力有限。而众多的民营小煤矿非常分散,难以进行价格管理。
  另外,煤炭业资深专家李朝林也直言,价格干预最终将导致“双轨”制畸形发展。“不排除极个别电力企业会进行煤炭交易,将政策性供应低价煤按照市场价卖出,隐匿获得利润,然后从市场上购买高价煤炭,却又回头向政府喊冤。”
  值得注意的是,业内人士对于电力企业的亏损也持不同看法,李朝林更认为,五大电企亏损主因在内耗,以及电网垄断利益所致,价格干预帮助不大。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水泥网证实,仅供您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