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水泥网 - 水泥行业门户网站 !

商业资讯: 行业动态 | 企业动态 | 行业报告 | 国际市场 | 建材股市 | 展会知识 | 项目动态 | 人物访谈 | 设备市场 | 展会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台泥的大陆业务如何转型?

台泥的大陆业务如何转型?

信息来源:shuini.biz  时间:2015-06-30  浏览次数:1140

    对于中国的建设热潮,比尔·盖茨(Bill Gates)指出,中国在2011至2013这三年时间里消耗的水泥比美国在整个二十世纪的水泥使用量还要多。然而,中国的大部分水泥是由小工厂生产的,而且主要生产一种标号为PC 32.5的低档水泥。这种水泥对于部分建筑物来说已经足够好了,但不足以用于建造可以持久存续的建筑物。45%的中国水泥无法达到欧美要求。


    市场压力以及政治压力使得这个高度分散的行业生产出大量品质较次的水泥,同时中国大陆的经济调整到一个更加正常的供求动态关系之中。繁荣过后,萧条将至,整合和升级将随之而来。


    这是谁说的?中国台湾地区最大的水泥生产商——台湾水泥(Taiwan Cement)董事长辜成允。他过去就经历过这样的动荡。他向《福布斯》亚洲版解释说,大陆规模庞大的水泥行业将会步规模较小的台湾水泥行业的后尘。台湾水泥业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迅猛发展的岁月里,年产量曾经高达2,800万吨,拥有12家公司。如今台湾的经济增长已经步入成熟期,水泥销量已下降至峰值的60%左右。仅两家公司就占据了75%的市场份额:台湾水泥占到50%,亚洲水泥(306.25元/吨,0%)(Asia Cement)占到25%。


    在大陆,相关数字将会更加惊人。目前大陆有3,000家水泥企业,每年提供超过20亿吨水泥,约占全球市场供应量的一半。辜成允预计,随着住房、基础设施以及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都呈现放缓势头,在八至十年内大陆的水泥产量将会下降将近一半。


    他预计,到明年,中国政府推出的新政策很可能会使大陆水泥十强控制的市场份额达到60%,相比之下如今这个数字只有35%——这种大幅变动只可能出现在一个像中国这样政府权力强大的国家里。当局将施行更加严格的建造要求(这将限制使用部分等级的PC 32.5水泥),通过限制新厂营业执照来推动兼并,并且通过加强排放监管来淘汰不达标的水泥厂。辜成允说,台湾水泥自身计划通过并购,将自己在大陆的年产能从6,300万吨增加到9,000万吨。为此,其在香港上市的子公司台泥(336.67元/吨,0%)国际(TCC International)即将通过配售股票募资4.65亿美元。台泥国际持有母公司的大陆业务,与其他大型国有企业对手一起跻身大陆水泥十强之列。


    然而仅仅提高优质水泥的产能是不够的。现年60岁、拥有沃顿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的辜成允说:“我们现在正在为未来几十年内的下一轮行业洗牌做准备。”他正在着手通过发展其他业务(主要是垃圾焚烧处理行业)来制造协同效应。在中国,垃圾焚烧处理是一个急速发展的行业,据瑞信集团(Credit Suisse)预计,在中国各大城市里,该行业在未来十年内预计将每年增长30%左右。


    焚烧垃圾产生的热量正好可以满足生产水泥的加热过程所需。台泥国际在贵州建设的第一家垃圾处理厂预计将在年内投入使用。向台泥国际出售处理设备的是安徽海螺(295.04元/吨,-0.14%)川崎工程有限公司,这是由中国国有水泥巨头安徽海螺集团与日本川崎重工(Kawasaki)共同成立的一家合资公司。该公司副总经理滨田武彦(Takehiko Hamada)说,水泥厂与垃圾焚化炉协同工作,可以削减成本、降低排放并且回收废料。滨田武彦说,在经济上的关键是,市政府必须向这家水泥生产商支付处理垃圾的费用,不过其成本低于垃圾填埋场的运营成本。


    辜成允还认为污水处理有可能成为台泥国际未来的部分业务。他说,这种业务组合——水泥、垃圾处理而且还有污水处理——还没有在其他地方尝试过。“这是中国的独特之处,因为其经济增长的速度以及由此造成的环境影响从来没有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得到见证,”他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拥有这些独特机会的原因——让我们可以把令人感兴趣而且合理的技术结合起来,并且还能够进行建造和测试。”


    这一前景是否会支撑台湾水泥和台泥国际的股价则另当别论:由于大陆水泥价格持续下跌,这两家公司的股价都承受着压力。因此,尽管去年集团净利润增长了22%,但辜成允在今年台湾富豪榜上的排名还是下滑到第26,净资产为14.3亿美元。


    辜氏家族来自于台湾中部城市鹿港,在十九世纪,他们在那里因经营贸易生意而积累到财富,之后迁往台北。当1954年台湾水泥被私有化的时候,辜成允的父亲辜振甫成为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台湾与大陆重建关系的历史性会谈期间,商人外交家辜振甫代表台湾出席会谈。辜氏家族的另一支则以已故金融家辜濂松为首。


    岛内的建设热潮让台湾水泥受益了几十年。然而,该家族也经历过挫折。辜成允的哥哥因罹患癌症而去世。父亲在2005年去世,享年87岁,丢下不太爱出风头的辜成允执掌公司。“在我40岁之前,我很不愿意在自我介绍时说出我自己的姓氏,”他指出,“那是因为我觉得当他们看向我时,眼里看到的似乎是我的父亲。”


    辜成允称赞他的父亲把儒家道德规范灌输到商业实践中。“我们不偷工减料,不牺牲美德。我们幸苦赚钱,取之有道。我认为这点非常重要。”


    对于辜家的人而言,“家”这个概念一直意味着大家庭生活。辜成允住在台北市中心,有11位家庭成员住在他从小到大生活的那幢家族公寓楼里。他上班只需步行几个街区,在路上的小巷里吃路边摊。周末他能会被人看到身穿短裤和T恤,就像孩提时那样。他说:“许多富有的家庭都非常紧张不安,没有保镖就哪儿也不去。他们对四处走动感到不放心。但我们不是这样。”


    在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台湾水泥在大陆开设的第一家工厂就投入了生产,之后十年中国经济持续飞速发展。辜成允在研究之后估计,台湾水泥在大陆的投资足以让自身产能维持业内最大公司的三分之一。他回忆说,国有企业对手一致认为“产能扩张无极限”。


    辜成允说:“水泥投资是资本密集型的,因此大多数水泥制造商在工厂建成之后便立即注重盈利能力。然而,在中国的环境中,顶级企业注重的是扩大市场份额,而盈利能力则是次要的。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能够如此迅速扩张的原因。”


    “台湾水泥正在设法取得平衡,”他说,“我们设有一个目标,但我们仔细挑选我们收购的所有资产。我们要么自己建厂,要么当我们做并购交易时,要确保我们可以让所有工厂扭亏为盈。我们必须确保自己现在收购的产能可以经受住行业的洗牌。国有企业可以为了整合而去整合。我们不能这么做。”


    该公司在进入大陆之后,还不得不更改名称。在大陆,“台湾”是作为中国的一个省份来对待,而且只有政府才可以准许在名称中使用这个词。因此,台湾水泥的产品被称为“台泥(T'Cement)”,采用不同的商标。其业务侧重于大陆的华南和西南地区。然而,那里的人口是台湾的五倍多。


    辜成允说:“我们正在设法成为一家首选的区域性企业。对于我们进入的每一个省份或地区,我们都想确保我们可以进入前三甲。”但他并不担心大型国外竞争对手(就算有那么点担心也不多)。“所有国外企业都已经被边缘化。他们太跟不上中国市场的扩张速度。”


    在2003年之后,虽然大陆的业务在好转,但在台湾形势则更加复杂。辜成允曾经在一笔土地交易中向一位商人支付了一笔钱,这促使执法机构对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陈水扁进行腐败调查,陈水扁后来被关进监狱。台湾水泥没有人遭到指控。


    岛内业务增长放缓促使该公司进行多元化经营,从而把台湾岛变成台湾水泥在大陆开展业务的一个试验场,台湾水泥目前是台湾第二大垃圾处理厂运营商,并且还在进军污水处理领域。辜成允预见到未来将会出现一条“环保价值链”。


    他继续说:“我们正在把这些技术带入大陆,设法以一种与其他公司不同的方式给自己定位。如果我们真的可以在大陆的某个地方践行这些概念性,那么我认为这将会成为一个有力的展示平台,真正证明水泥公司可以成为整个社会的一个非常关键的环境服务单位。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水泥网证实,仅供您参考